">
  6月1日,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在香格裡拉對話會發表演講。 新華社發">
  6月1日,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在香格裡拉對話會發表演講。 新華社發
  南都訊 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昨日在香格裡拉對話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上發表題為《樹立亞洲安全觀共創亞太美好未來》的主題演講。王冠中說,中國從來沒有以武力威脅過任何國家,從來沒有主動挑起事端,當然,也絕不接受他國打著“積極和平主義”等旗號挑事鬧事,為一己私利把地區搞亂。
  以最大的誠意和耐心堅持和平解決爭端
  王冠中說,前不久,第四屆亞信峰會召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提出共同安全、綜合安全、合作安全、可持續安全的亞洲安全觀,這既是對亞洲歷史經驗的深刻總結,也是對亞洲未來發展的美好期許,得到了廣大亞洲國家的廣泛認同。
  王冠中說,中國堅持和平發展,這是中國秉承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傳統,總結自己的長期歷史經驗和世界一些大國崛起的歷史教訓,根據新的時代條件,從中國的根本利益出發,所作出的戰略抉擇,是中國長期的、永久的發展戰略。中國永遠不爭霸、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
  王冠中說,中國認為,各國應通過對話溝通,增進戰略互信,減少相互猜疑,和睦相處;並且持續加強合作,不斷擴大合作領域、創新合作方式,以合作謀和平、以合作促安全。各國應相互尊重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通過協商談判,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他說,中國在堅決捍衛自身主權和合理合法權益的同時,致力於與直接當事方協商談判,以最大的誠意和耐心堅持和平解決爭端。中國從來沒有以武力威脅過任何國家,從來沒有主動挑起事端,當然,也絕不接受他國打著“積極和平主義”等旗號挑事鬧事,為一己私利把地區搞亂。
  提出促進地區防務安全合作五點倡議
  王冠中提出促進地區防務安全合作的五點倡議:深化對話交流,增進戰略互信;加強安全合作,助力共同發展;拓展救災合作,攜手應對挑戰;突出海上合作,維護海上安全;建立安全機制,有效管控分歧。
  王冠中最後說,明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中國將同世界各國一道致力於維護二戰勝利成果和戰後國際秩序,決不允許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野蠻侵略的悲劇重演。維護亞太安全與穩定,大國負有重要責任,中小國家也能發揮建設性作用。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願與亞太各國攜手合作,互利共贏,共創亞太地區的美好未來。
  對於(安倍和哈格爾)兩位先生的方式和態度,我倒比較喜歡哈格爾的方式和態度,你有話還不如直接講出來。
  從安倍和哈格爾這兩篇演講,再聯想到他們的一些實際行為,我們可以從中看出一個問題:究竟是誰在主動挑事、鬧事?是誰在主動挑起爭端和爭論?究竟是誰咄咄逼人?
  ——— 王冠中
  現場
  王冠中脫稿演講10分鐘回應安倍和哈格爾
  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昨日在發表主題演講時,脫稿演講10分鐘,對此前安倍和哈格爾指責中國的言論進行回應。王冠中說,他們的演講給我的感覺是一唱一和,相互支持,相互鼓舞,利用在“香會”上首先發言的優勢向中國發起挑釁和挑戰。
  “被動的、被迫的、最低限度的反應”
  王冠中說,本來我的演講只想說說中國的主張和理念,並沒有要和誰進行爭論。但聽了他們的演講,不得不作出“被動的、被迫的、最低限度的反應”,說幾句評論的話。
  王冠中說,安倍發言的重點是針對中國的,不管他有沒有點名,不管他如何包裝,我相信所有聽眾都會聽出來是針對中國的。哈格爾的演講重點也是針對中國,這是所有聽到的人都能感覺到的。安倍是明裡暗裡地、點名不點名地、旁敲側擊地攻擊中國。哈格爾比較坦率,他直接地、公開地指責中國。
  “你有話還不如直接講出來”
  王冠中說,對於兩位先生的方式和態度,我倒比較喜歡哈格爾的方式和態度,你有話還不如直接講出來。安倍作為一國首相,香會主辦方邀請他來作大會演講,本應該就對話會的宗旨,促進亞太地區的和平和安全,提出建設性的看法,卻違背香會的宗旨,挑起紛爭和事端。我認為,這種行為是不可接受的,不符合對話會的精神。
  王冠中說,哈格爾的演講非常坦率,他的坦率程度超出了我的預想。我個人認為,哈格爾的演講是一篇充滿霸權主義味道的演講,是一篇充滿威脅恐嚇語言的演講,是一篇充滿鼓動、慫恿亞太不安全因素起來挑事、鬧事言辭的演講,是一篇充滿著非建設性態度的演講。
  王冠中說,從安倍和哈格爾這兩篇演講,再聯想到他們的一些實際行為,我們可以從中看出一個問題:究竟是誰在主動挑事、鬧事?是誰在主動挑起爭端和爭論?究竟是誰咄咄逼人?是美國和日本聯起手來咄咄逼人,而不是中國。
  側記
  “不是為強硬而強硬,而是主動回應挑釁”
  為期三天的第13屆香格裡拉對話會昨天落下帷幕,多次參會的外國代表不約而同表示,今年是火藥味最濃的一年。面對日美強詞奪理、咄咄逼人的指責,中國代表團從立刻舉行吹風會到王冠中當場答問,都在第一時間積極迅速地向國際社會傳遞了中方的聲音,回應了無理指責。
  事實上,在香會這個西方主導的平臺上,如何巧妙傳達中國聲音,也是一門藝術。
  “會上別人對你指責,你不去回應,別人說你是默認事實,陷入被動;如果進行回應,我們表達了自己的立場後,又會被西方認為強硬,進行大肆渲染”,談到本次香會上的的交鋒,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的一段話,說出了中方在此次香會乃至整個國際輿論場的困惑。
  香會第二天,哈格爾講話中對中國進行了激烈批評,中國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中心主任姚雲竹少將在他講話結束後連發四問,質疑哈格爾的雙重標準。她對南都記者表示,面對對方不合理指責,多用實例去批駁,即指出其在邏輯上的缺點和對事實上的悖離,不要用謾罵式的語言進行抗議顯得十分關鍵,如果表達形式不當既有失身份也會對中國形象造成影響。
  中國代表團在香會的積極發聲在會場受到了關註,但隨即有人認為,這是不是太強硬了,甚至有人認為是不是太霸道了。
  “面對指責時,不回應就真的好嗎”,第三次參加香會的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中心副主任趙小卓說,香會始終是西方主導的一個非官方對話機制,從議題設置到現場學者提問都由他們決定,中國在這個場合實際上並不是主動的一方,但即使如此,積極發聲仍然十分必要。
  南都記者註意到一個細節,嘉賓演講結束後的提問環節,多由西方學者打頭陣提出第一個問題,專家認為其中大有學問。王義桅說,從他多次參加國際對話的經驗來看,第一個提問者對後面的人影響很大,如果第一個人提問時將敏感的問題以平滑的方式帶過,後面的形勢相對好掌控。但如果第一個提問就很尖銳,後面的提問者很可能被帶動起來,問題會越來越尖銳。
  “中方代表不是為強硬而強硬,為反駁而反駁”,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周琪認為,雖然香會上一些涉及中國的問題時常帶著挑釁的意味,回答掌握的關鍵還在一個“理”字,要用西方人聽得懂的話去說服他們。
  對於中方代表的回應,與會的其他國家代表也讀出了各自的信息。日本早稻田大學國際安全研究專家植木千可子教授認為,中國的表態讓她瞭解中方在一些問題上的立場,這種意見交換十分必要,感覺“沒聽夠”。
  香會主辦方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亞洲執行董事蒂姆·赫胥黎也對南都記者表示,香會不是由官方組織,但各國能夠在這個平臺上各抒己見,增進瞭解,總比互相猜忌,最終兵戎相見要好得多。中國在香會上積極發聲,交換意見、看法,一定程度上消除一些疑慮,本身就是對地區安全的貢獻。  (原標題:絕不接受他國借“積極和平主義”挑事)
創作者介紹

冬甩

ax09axvl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