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鄒靖方
  臉上飽含滄桑,手上佈滿老繭,養路工龍運躍接過父親的鋤頭、鏟子,25年如一日,守護在綏寧縣崇山峻嶺的公路上,被人們稱為“路二代”。龍運躍不僅被評為全國十佳“最美養路工”,還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養路還可以,坐機關我不行”
  1989年,18歲的龍運躍成了綏寧天堂工班的養路工。
  起初,龍運躍跟著師傅們學著一個個技術動作,動作僵硬,卻倔強、堅強。不久便成了“龍師傅”。
  這一入門,“龍師傅”全身心扎了進去,不懈的努力著,兩年後他得到縣局一致好評,被委以重任,成了最年輕的下寨道班班長。除了責任,更多的是熱愛,有一次,局領導找他談話,問他是否有意進局機關,他搖了搖頭說:“養路還可以,坐機關我不行。”婉言謝絕了局領導的好意。
  就這樣,他又分別在楊家寨、下寨、蘭家、朝儀等道班工作了10餘年,每到一個新環境,他總能幹出新成績,所在的道班連年被評為縣局先進單位。
  綏寧有條“彈簧路”,道班有座“小木屋”,這形容的就是綏寧的鵝公道班,這是一座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修建的木房子,如今已成“絕版”,而當地路況更是讓人望而卻步。2003年,龍運躍擔任鵝公道班班長。
  一上任,就連夜加班制定出了改造計劃。工作中,他總是臟活累活搶著乾,他個人年平加班超過2000餘小時,在他的帶領下,鵝公道班的優良率達百分之百,他們開挖標準水溝,創新養護工藝的經驗在全市得到推廣運用。
  自掏腰包添置拖拉機
  “私車公用”
  山區的公路彎彎曲曲,路兩旁雜草叢生,容易阻擋行車視線。龍運躍個子不高,便把從集鎮買來的鐮刀改裝了一下,換了個長長的刀把,沿路用自製的鐮刀清除雜物。
  在龍運躍的眼裡,道班就是他的家,他劈柴熬油,撿石鋪路,對道班的經費他總是能省則省,可這樣一個“吝嗇”的人,卻自掏腰包,購買了拖拉機,拖垮方、裝砂石,樂此不疲,每當班友笑他“私車公用”,他總是憨厚地回應“應該的”。
  在龍運躍心裡,奉獻是一種享受。
  鵝公道班成了“夫妻店”
  自鵝公村修了水泥路,道班就只剩下龍運躍一人,他獨自扛起了鵝公路段的所有養護工作。妻子沈自麗看到丈夫孤身一人堅守在道班,果斷辭去工作,捲起鋪蓋,住進了道班,成為了一名義務養路工,與丈夫一道開起“道班夫妻店”。
  鵝公村這條走了10來年的路,哪裡容易塌方、容易長草,夫妻倆如數家珍。
  有年夏天汛期。山洪襲來,將鵝公公路沖了個大缺口。天剛亮,龍運躍帶著妻子,開著拖拉機趕到現場,清理塌方,填充路坑。夫妻倆裝運土方、沙子、卵石達20噸之多,用了足足3天時間,把缺口修整好。  (原標題:彎彎山道上的“最美養路工”)
創作者介紹

冬甩

ax09axvl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